白酒:弱复苏格局下调整不容放松

作者:李澎 来源:中国酿酒网 日期:2017-08-08

    每年的四五月份,对于中国白酒行业来说,都是盘点的“算帐季”,来自权威机构的统计数据纷纷出炉,对过去一年的产业发展轮廓渐趋清晰,新一年的首个季度也刚刚结束,这预示着新的“赛季”已经开始,起跑线上的角逐又呈现在观众的面前。
    管窥见豹,由白酒行业的典型变化,可以了解中国酒类行业的全局概况。中国酒业协会刚刚正式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白酒行业规模以上白酒企业1578家,累计产量1358.36万千升,累计完成销售收人6125.74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0.07%;累计实现利润总额797.15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9.24%。而一些最新的机构数据也显示,2017年1~3月,白酒行业累计产量337.7万千升,同比增长2.8%。
    从酒行业分析者的角度审视去年中国白酒行业,无论是产量、销售收入与行业利润,增长的幅度与过往相比并不算大,然而这组数字的得来却并不容易。从全行业来说,行业企业分化明显,强者恒强,弱者愈弱的趋势越发明显,随之而来的过往“一招通吃天下”的行业状态正在发生改变。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王延才对饮料酒行业现状的总结恰恰适用于白酒——总体经济效益稳定,呈现出弱复苏态势。在此基础上,今年的白酒重心仍应该放在调整的力度上,可以说“行业调整永远在路上”。由此,应该注意哪些方面的变化呢?

龙头企业拉动作用明显
    这两年,酒类消费的需求越来越曲线于理性化、个性化和多样化,酿酒产业继续保持了新常态,产业和产品结构持续调整,酒类产品的价格带调整适应市场和经济的大环境,流通体系的变革持续,多样化消费潮流不断升级。但与此同时,白酒行业的经营差异化也在扩大,这也正在造成行业总体呈现弱复苏的主要原因。从生产企业看,大企业上升较快,中型企业借势增长也在预料之中;占行业多数的小型企业则全面的下降。
    白酒的六大领袖企业去年的形势都好,茅台营业收入上升了18.9%,利润上升了9.5%,五粮液销售收入上升了13.32%,利润上升了9.85%,泸州老窖去年上升了12.48%,利润上升达到30%,汾酒销售收入上升了10.9%,利润上升了19.64%,洋河去年销售收入上升了7.1%,利润上升了8.34%,古井销售收入上升了12.3%,利润上升了7.5%,这些数字远远高于行业整体,领袖企业对整个产业的拉动作用明显,预料今年,领袖企业的作用仍是决定性的。
    中型企业,地区的区域骨干企业保持稳定增长,但在区域内,小微企业则艰难的维持生存。以某酿酒大省为例,省级骨干企业全年实现1~2位数的增长,但由于小微企业下滑的因素制约,全省增长在1以下徘徊。如果今年小微企业能在调整中被激活,白酒行业整体大幅增长或将可期。
    此外,规模以上的企业的数量增加对行业来说是个利好。记者注意到,从2012年开始,白酒规模以上企业的数字持续增长,从2012年的1290家增长到去年的1578家,产业结构变化的趋势更加合理。白酒产品开始转向真正的市场需求消费,而这种升级也带来了价格的合理提升,去年酒类单位产品的售价提高了6.6个百分点,今年价格总体仍将在上涨通道上。

国际化之路需更多探索
    随着行业调整的深化和消费市场的变化,白酒“走出去”成为大企业具有战略意义的重点,在这方面,企业的行动可谓不少。中国酒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宋书玉谈到,名酒企业“走出去”几年前就在探索,泸州老窖刚刚在纽约了给谭盾音乐家搞了一场中国白酒文化的呈现,包括茅台这几年一直在持续推广国际化的工作,汾酒等名酒企业也都在做。他同时披露了几组相关数据:从产量上看,中国蒸馏酒的产量占世界的三分之一,第二名是威士忌;从全球消费量衡量,威士忌占第一30%,中国白酒只占了不到1%,这个数字对中国白酒要不要国际化、要不要走出国门,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宋书玉表示,在未来研究中国白酒国际化的时候有三个核心问题要解决,第一个就是法规与政策,第二是文化与消费,第三是讲好中国白酒的故事。 
    首先,从目前颁布的法规中能够看到,白酒被划分为普通食品,而在欧美很多国家和地区不仅是烈酒,包括其他饮料酒都被划分为特殊食品。进口葡萄酒、烈酒在本土是特殊食品,在中国变成了普通食品,到中国畅通无阻,一路绿灯。反观中国白酒在国内是普通食品,但是到了国外,由普通变成了特殊,一路关卡。WTO谈判对白酒国际化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没有把特殊和普通食品解决好,白酒在国外的关税和国外的酒到中国来的关税不对等。不管到哪个地方,牵涉到关税等法律法规的时候,无法向其他商品在WTO框架下通过多边谈判解决,而要进行双边谈判。他透露,中国酒业协会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做一些相关的政策性的研究,否则对中国白酒国际化非常不利。
    第二个是研究中国白酒的国际表达方式。业界常说白酒通过餐饮走出去,中国文化走出去,其实国外的很多餐饮场所是不允许喝烈酒的。国外烈酒的消费是一些特殊的场合,酒会或者酒吧,在消费方式和消费文化,以及酿造风味等方面中国白酒企业仍需要进行探索。
第三,讲好中国白酒故事。中国白酒和国际上其他酒的表达方式有非常大的区别,国外的酒是生活品质,是独享;中国白酒一定是分享,与亲朋好友、长者、尊者聚餐在一起饮用,这是中国的核心文化。而且喝酒的时候要举杯,要表达,这是中国酒文化的核心,如何把这种核心的文化传到世界,传给世界是整个行业都需要思考的。 
    谈到解决的办法,宋书玉表示,针对目前白酒国际化进程中遇到的具体问题,可以从多方面入手: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葡萄酒是最国际化的酒种,在全世界产量过剩,目前厂商纷纷瞄准了中国市场,很多名酒企业都“染红”了,都在做葡萄酒,或者到国外买酒庄。他举例说,最近劲酒有一个很好的探索,在德国收购了一个烈酒,我们可以尝试把国外的拿过来的同时,白酒进入国外的烈酒领域。
    国家战略、抱团出海。中国酒业协会和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形成了战略合作,研究中国白酒国际化,中华老字号如何走向国际。如最近准备把中国白酒文化以及汉字酒进行世界申遗。国外的酒叫含酒精饮料,唯独中国存在专有的汉字“酒”,是中国对酒的独特的表达方式,包括我们的酿造技艺等都可以申请文化遗产。
    培训外国白酒侍酒师,国外人到中国培训中国人,在中国推销进口葡萄酒,中国可以培训一些外国人从事白酒侍酒,在国际上传播白酒故事。

产业政策、标准实施步伐加快
    今年两会期间,一些酒界两会代表,纷纷通过人大、政协议案和其他途径,向国家有关主管工商、税收等部门谏言进策,建议针对白酒的限制性产业政策与消费税问题展开课题研究,尽快在行业政策上进行有利于行业未来发展的调整。
    事实上,将白酒列入限制性产业,从2000年以后政策一直延续,其在一定历史时期里起到非常好的积极的作用,但随着行业调整的深入,该政策针对企业缺乏必要的退出机制,客观上限制了产业的发展,使产业优化没有得到很好的提高。同时限制性产业政策也影响到去年计划出台的《白酒生产准入标准审查细则》的发布与实施。目前的限制其实是限制了提高,《白酒生产准入标准审查细则》迟迟没有出台,其实是在协调能不能取消限制,取消限制以后,方能够大幅度提高准入门槛,这样对整个产业的优化有进有退,对整个产业的优化未来非常好。只有大幅提高生产准入门槛,才能把无资质的企业与不合格产品挡在市场之外。
    同样,从量计征销售入国库的部分占白酒整个行业的比例非常小,目前的现状是,名酒企业、大型国有企业、行业骨干企业在从量计征上依法纳税,但多数小企业由于监管的困难等原因,在税负上并不公平,这也近一步阻碍了白酒企业的上升通道,挫伤企业的经营积极性。
    政策、市场、经营多方向上的调整,让中国白酒的道路越走越宽,相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白酒行业的发展定将在复苏的氛围里,呈现出更多的亮点与延伸。
 

官方微博:@中国酿酒网-news
◎版权: 北京盛世华源广告有限公司 QQ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15321254966  微信:V99-jing 投稿信箱:zgnj9999@163.com 京ICP备12034381号